當前位置: 主頁 > 文  化 > 藝術之家 > 藝術風采 > 張大千 山水圖

張大千 山水圖(0/0)

5秒

您已經瀏覽完所有圖片

時間:2016-05-12 14:31 | 瀏覽次 | 已有0條評論
張大千 山水圖

張大千-山水圖-紙本-48.6X102
 

  張大千

  張大千(1899年~1983年),原名張正權,后改張大千名爰(yuán),字季爰,號大千,別號大千居士、下里巴人,齋名大風堂。四川內江人,祖籍廣東省番禺,1899年(清光緒二十五年己亥)5月10日(農歷四月初一),出生于四川省內江市市中區城郊安良里(象鼻嘴堰塘灣)的一個書香門第的家庭。

  傳說其母在其降生之前,夜里夢一位老翁送一只小猿入宅,所以在他二十一歲的時候,改名猨,又名爰、季爰。后出家為僧,法號大千,所以世人也稱其為"大千居士"

  張大千是二十世紀中國畫壇最具傳奇色彩的國畫大師,無論是繪畫、書法、篆刻、詩詞都無所不通。早期專心研習古人書畫,特別在山水畫方面卓有成就。后旅居海外,畫風工寫結合,重彩、水墨融為一體,尤其是潑墨與潑彩,開創了新的藝術風格。他的治學方法,值得那些試圖從傳統走向現代的畫家們借鑒。

  張大千的藝術生涯和繪畫風格,經歷“師古”、“師自然”、“師心”的三階段:40歲前"以古人為師",40歲至60歲之間以自然為師,60歲后以心為師。早年遍臨古代大師名跡,從石濤、八大到徐渭、郭淳以至宋元諸家乃至敦煌壁畫。60歲后在傳統筆墨基礎上,受西方現代繪畫抽象表現主義的啟發,獨創潑彩畫法,那種墨彩輝映的效果使他的繪畫藝術在深厚的古典藝術底蘊中獨具氣息。

  張大千很大程度上得力于他傳統功底是否深厚。張大千的傳統功力,可謂前無古人,后無來者。他曾用大量的時間和心血臨摹古人名作,特別是他臨仿石濤和八大的作品更是惟妙惟肖,幾近亂真,也由此邁出了他繪畫的第一步。他從清代石濤起筆,到八大,陳洪綬、徐渭等,進而廣涉明清諸大家,再到宋元,最后上溯到隋唐。他把歷代有代表性的畫家一一挑出,由近到遠,潛心研究。然而他對這些并不滿足,又向石窟藝術和民間藝術學習,尤其是敦煌面壁三年,臨摹了歷代壁畫,成就輝煌。這些壁畫以時間跨度論,歷經北魏、西魏、隋、唐、五代等朝代。

  歷史上許多人臨摹的畫一般只能臨其貌,并未能深入其境;而張大千的偽古直達神似亂真。為了考驗自己的偽古作品能否達到亂真的程度,他請黃賓虹、張蔥玉、羅振玉、吳湖帆、溥儒、陳半丁、葉恭綽等鑒賞名家及世界各國著名博物館專家們的鑒定,并留下了許許多多趣聞軼事。張大千許多偽作的藝術價值及在中國美術史上的地位較之古代名家的真晶已有過之而無不及。現世界上許多博物館都藏有他的偽作,如華盛頓佛利爾美術館收藏有他的《來人吳中三隱》,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收藏有他的《石濤山水》和《梅清山水》,倫敦大英博物館收藏有他的《巨然茂林疊嶂圖》等等。師古人與師造化歷來是畫家所遵循的金玉良言。

  師古人自然重要,但師法造化更重要,歷代有成就的畫家都奉行“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的做法。大千在學習石濤的同時,也深得古人思想精髓,并能身體力行。張大千說:“古人所謂‘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這是什么意思呢?因為見聞廣博,要從實際觀察得來,不只單靠書本,兩者要相輔而行的。名山大川,熟于胸中,胸中有了丘壑,下筆自然有所依據,要經歷的多才有所獲。山川如此,其他花卉、人物、禽獸都是一樣的。”他又說:“多看名山巨川、世事萬物,以明白物理,體會物情,了解物態。”他平生廣游海內外名山大川,無論是遼闊的中原、秀麗的江南,還是荒莽的塞外、迷蒙的關外,無不留下他的足跡。他在一首詩中寫道:“老夫足跡半天下,北游溟渤西西夏。”

  在大千游歷過的名山大川中,他始終把黃山推為第一,曾三次登臨。大千之所以偏愛黃山,主要來自于石濤的影響,黃山既為石濤之師,又為石濤之友。大千說“黃山風景,移步換形,變化很多。別的名山都只有四五景可取,黃山前后數百里方圓,無一不佳。但黃山之險,亦非它處可及,一失足就有粉身碎骨的可能。”大千在50歲之前遍游祖國名山大川,50歲之后更是周游歐美各洲,這是前代畫家所無從經歷的境界。張大千先后在香港、印度、阿根廷、巴西、美國等地居住,并游遍歐洲、北美、南美、日本,朝鮮、東南亞等地的名勝古跡。所到之處,他都寫了大量的紀游詩和寫生稿,積累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創作素材,同時為他日后藝術的創新創造了良好的條件。

  讀書對畫家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傳說有人問唐伯虎的老師周臣,為什么他畫的畫反不如他的學生唐伯虎,周臣說:“只少唐生數千卷書。”與其他成功的畫家一樣,大千也是一個用功甚苦,讀書淵博的畫家。他平時教導后輩:“作畫如欲脫俗氣、洗浮氣、除匠氣,第—是讀書、第二是多讀書,第三是須有系統、有選擇地讀書。”畫畫和讀書都是大千的日常生活。過去是如此,借居網獅園后更是這樣,朝夕誦讀,手不釋卷。在外出旅途的車中船上,大千也都潛心閱讀。一次,大千從成都到重慶,友人托他帶一本費密的《荒書》。到家后,大千即把路上看完的《荒書》內容、作者的見解、生平以及這位明末清初的四川學者和石濤的關系,如數家珍地娓娓道來,實在令人驚訝。因為這是一本藝術之外的學術著作。讀書的習慣一直伴隨到大千晚年。他常說,有些畫家舍本逐末,只是追求技巧,不知道多讀書才是根本的變化氣質之道。大千讀書涉獵很廣,經史、子、集無所不包,并不只限于畫譜、畫論一類的書。


約恩·福瑟談戲劇創作 :談某事最好的方式是沉默
<< 上一圖集
李可染書畫大觀
下一圖集 >>

彩票手机版 汪清县 | 报价 | 那曲县 | 伊金霍洛旗 | 酒泉市 | 准格尔旗 | 怀来县 | 滕州市 | 滨海县 | 敖汉旗 | 玉溪市 | 罗源县 | 新河县 | 札达县 | 昌平区 | 宜城市 | 乌拉特后旗 | 大邑县 | 五指山市 | 日土县 | 会理县 | 博客 | 汕头市 | 天祝 | 丰城市 | 南安市 | 车致 | 公安县 | 垣曲县 | 和硕县 | 洮南市 | 广西 | 体育 | 旬邑县 | 万荣县 | 滕州市 | 韶山市 | 酒泉市 | 南溪县 | 固始县 | 资溪县 | 山西省 | 湄潭县 | 那坡县 | 鲁山县 | 搜索 | 乌鲁木齐市 | 香河县 | 浦城县 | 广宗县 | 闽侯县 | 子洲县 | 海兴县 | 晋中市 | 崇礼县 | 遂川县 | 平远县 | 电白县 | 孟津县 | 山东省 | 天镇县 | 华阴市 | 哈尔滨市 | 马尔康县 | 日喀则市 | 威信县 | 台东县 | 益阳市 | 湾仔区 | 承德县 | 黔西 | 贵港市 | 格尔木市 | 上思县 | 马尔康县 | 龙井市 | 塔河县 | 大宁县 | 新田县 | 岗巴县 | 兴义市 | 宁武县 | 佛冈县 | 舞阳县 | 同德县 | 兴和县 | 皮山县 | 屏边 | 万年县 | 江都市 | 石景山区 | 镇康县 | 河南省 | 沂水县 | 北安市 | 大宁县 | 灵川县 | 蚌埠市 | 夏河县 | 前郭尔 | 公主岭市 | 兴安盟 | 寻乌县 | 永仁县 | 岳普湖县 | 桃园县 | 游戏 | 聊城市 | 松江区 | 巨鹿县 | 城固县 | 嘉鱼县 | 修武县 | 阿拉尔市 | 政和县 | 泽普县 | 无为县 | 都兰县 | 威宁 | 富顺县 | 阿坝县 | 延川县 | 汶川县 | 永川市 | 南靖县 | 临泉县 | 浦城县 | 高邮市 | 林芝县 | 诸城市 | 合肥市 | 乌兰察布市 | 奇台县 | 嘉鱼县 | 贵州省 | 大兴区 | 锦州市 | 灌云县 | 建湖县 | 新建县 | 乐业县 | 永福县 | 太湖县 | 萝北县 | 靖宇县 | 哈巴河县 | 柘荣县 | 海淀区 | 明光市 | 嘉峪关市 | 鄂托克旗 | 金堂县 | 克拉玛依市 | 湖北省 | 化州市 | 泸定县 | 炉霍县 | 咸阳市 | 湖南省 | 汨罗市 | 九龙坡区 | 濮阳县 | 玉环县 | 虎林市 | 贵南县 | 洛阳市 | 磴口县 | 百色市 | 渭源县 | 永修县 | 独山县 | 子长县 | 兰坪 | 白河县 | 五家渠市 | 镇安县 | 独山县 | 长沙市 | 浦北县 | 望城县 | 双城市 | 玉门市 | 武城县 | 孟村 | 灯塔市 | 涪陵区 | 延庆县 | 岐山县 | 吴桥县 | 彰武县 | 望江县 | 上杭县 | 榆树市 | 文成县 | 柘城县 | 伊川县 | 瑞安市 | 新平 | 云梦县 | 昌图县 | 绥江县 | 额尔古纳市 | 高台县 | 江门市 | 辛集市 | 昌邑市 | 班戈县 | 西吉县 | 嘉义市 | 阿克苏市 | 高雄县 | 安泽县 | 马公市 | 武功县 | 县级市 | 浦北县 | 海林市 | 山阳县 | 凤阳县 | 玛多县 | 金寨县 | 安龙县 | 阿图什市 | 彭泽县 | 桂阳县 | 贵州省 | 吉木乃县 | 洮南市 | 英山县 | 曲水县 | 遵义县 | 沙坪坝区 | 翁源县 | 泉州市 | 盐山县 | 咸阳市 | 松阳县 | 元谋县 | 大安市 | 无为县 | 西吉县 | 台东市 | 夏邑县 | 徐闻县 | 呼图壁县 | 垦利县 | 商水县 | 中江县 | 都兰县 | 图们市 | 方正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