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企業新聞觀察網
版權聲明:

本網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來電或來函!

起底流量金融“生意經”:導流一人20元,催收、高息責任待厘清

2019-08-17 09:14來源:中國企業新聞觀察網作者:chinaenwc點擊:

打印轉發

To C時代,金融機構對于場景、流量、轉化率的迫切,催生出了流量平臺的金融生意。

涉足金融的流量平臺不僅有互聯網巨頭BATJ,也有互聯網新三巨頭“TMD”今日頭條、美團、滴滴。除了上述巨頭的廣泛布局,還有互聯網工具類軟件美圖秀秀、名片全能王等也開展了為金融產品及服務導流的生意。

目前,這種流量平臺為金融機構提供流量的導流方式看似高效,但行業內仍有違規現象存在,如流量平臺選擇的金融產品服務提供方存在暴力催收、金融產品存在高利息等問題。

流量平臺導流生意熱

在流量平臺紛紛踏足金融的背景下,參與方式也在不斷演變與共生。

廣州市政協委員、廣州互聯網金融協會會長方頌對《中國經營報》記者介紹,流量平臺做金融生意主要可分為兩種思路,一種是通過獲得金融牌照自營金融業務,另一種則是把流量貢獻給金融機構,成為資產的引流端。“數字普惠金融首先就是從引流開始,金融機構尋找流量表現為投放廣告,隨后市場不斷進行牌照、產品、人群等維度的細分,流量平臺出現分化,能力強的BATJ等互聯網巨頭直接進入金融領域,取得移動支付、民營銀行、互聯網小貸等金融牌照,一方面支持主業發展,另一方面拓展新金融業務。”

“一些不具備BATJ實力的流量平臺則發展助貸業務,與銀行、信托等金融持牌機構合作,甚至設立專門的貸款超市。”方頌說。

西南財經大學普惠金融和智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陳文亦向記者解釋道,流量平臺,一種是自身帶有流量的互聯網產業平臺,將金融作為重要的變現渠道。這類機構一方面會為金融機構做類似廣告投放的導流,另一方面具有較強的動力從事自營金融業務或通過各種增信獲取金融機構資金做放貸業務。前一種方式的特點是價高者得之,合作對象多元化;后一種模式則會越來越聚焦到固定合作伙伴。

“另一種流量平臺創辦初衷就瞄準了為金融機構做導流的平臺。這類平臺不僅要解決平臺自身的獲客問題,同時還需要解決導客問題。這種獨立導流平臺獲客的核心優勢在于合作的貸款機構眾多,能夠為借款人提供多元化的貸款比價服務,尤其在后續利率市場化持續深入以及各家金融機構針對借款人的貸款產品日益差異化的情況下,其貸款比價的意義將會更為突出。”陳文說。

據了解,目前貸款引流業務十分普遍。比如名片識別手機工具“名片全能王”手機頁面顯示其金融服務“50萬額度,立即提現”;出行服務軟件“滴滴出行”也推出了貸款服務,在滴滴出行手機客戶端上可以看到“最高可借30萬”。

互聯網平臺手中的巨大流量恰巧是金融機構線上獲客的重要來源之一。

有從事信貸審批業務的從業者對記者表示,目前流量十分搶手,許多金融機構會主動去找諸如手機熱門軟件等流量平臺。“我們公司與某流量平臺合作過,導流一個客戶是20元,如果授信成功后會再追加50元。”

借款業務隱憂環伺

事實上,在數字金融時代下,流量與借款業務結合后的潛藏風險也開始逐漸顯現。

港股上市公司美圖公司(1375.HK) 已經低調上線借錢服務一年有余。近日,記者通過21聚投訴網站看到,近半年來,在一些有關暴力催收與高利的投訴中,投訴者將美圖秀秀列為了投訴對象。

根據美圖公司介紹,布局貸款超市是基于用戶需求,為美圖用戶提供增值服務。

根據美圖秀秀蘋果手機客戶端頁面顯示,借錢產品服務由萍鄉市云智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云智科技”)提供。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裁判文書網顯示,云智科技曾因催款卷入名譽權糾紛,后被地方法院認為案件相關當事人涉嫌犯罪。上海市奉賢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奉賢區法院”)在審理借款人與云智科技名譽權糾紛案件過程中,發現云智科技雇傭催款人員非法獲取借款人信息,采用恐嚇、威脅、辱罵的語言騷擾無關人員,并涉嫌敲詐勒索。故此,奉賢區法院認為,涉案相關當事人涉嫌犯罪,案件應移送公安機關偵查。

對于美圖秀秀與云智科技的分工合作問題,美圖公司將自身定位為廣告導流方。美圖公司方面告訴記者,“云智科技作為‘借錢’平臺的運營方之一,為用戶提供借貸相關服務。2019年4月起,基于業務考慮,美圖已不再對新用戶向云智科技進行廣告導流。”

談及對云智科技的監督時,美圖公司表示,會對合作金融平臺進行嚴格的準入審核,保證合作金融平臺具有開展相關業務的資格及能力,并且會不定期對已有合作方進行合規方面的調查并及時下線違規產品。

但是截至2019年8月15日,記者看到美圖秀秀蘋果客戶端頁面產品服務方依舊為云智科技,不過安卓手機客戶端上產品服務方一欄為“北京力天天域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此外,21聚投訴網站上還存在用戶投訴美圖秀秀導流借款產品有高利貸現象。對此,美圖公司方面回應,作為廣告導流方,美圖會協助用戶與相關合作方進行溝通,督促合作方積極解決用戶問題。

根據一位用戶投訴截圖顯示,其借款3000元,分6期按月還款,利息為540元。經記者計算該筆借款的APR(年化利率)為36%。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目前持牌消費金融公司一般是按照APR不超過36%這個標準收費,所以按照APR收取(利息)不能算違規。

但是根據IRR(內部收益率)計算該筆貸款年化利率則超過了36%,那么用戶投訴高利是否合理?

對此北京金誠同達(上海)律師事務所陳婷婷律師認為,APR是一種靜態的、未考慮利率時間價值的收益計算方法,也是最通俗易懂的方法。所以,在互金領域的借款項目中,不管是持牌非銀金融機構還是網貸平臺撮合的民間借貸,更加常見的說法是“年化收益率”“約定年利率”。IRR更多的是一種投資決策方法,需要考慮借款人支付利息的時間、償還本金的方式等,這些因素決定了即使標注APR相同的兩個借款項目,IRR也可能是不同的。從從業機構角度來說,傾向于使用APR方式,因為APR往往在數值上低于IRR。

而從司法判例來說,APR和IRR兩種方式都有可能用到。“以往來講,司法裁判看待利率的時候計算的也是年化利率,但實務裁判中,也有一些地區的法官會考慮還款方式對實際利率的影響,進而換算為IRR來適用民間借貸年化24%的上限。隨著關于APR和IRR問題討論的增多,司法實務會給予越來越多的關注和回應。”陳婷婷表示。

在數字金融大流量時代,用戶信息安全也同樣令人擔憂。2018年11月,中國消費者協會指出美圖秀秀APP向第三方提供個人信息時,未說明雙方所承擔的相應責任以及涉嫌過度收集可識別生物信息、財務信息等。

方頌認為,“每個人的隱私在多大程度上能夠授權給第三方,有無合同約定、告知義務有無盡到等都需要規范,流量平臺是否可以直接利用用戶信息進行精準營銷有待考量。比如一款旅游APP,用戶填個人資料是為了旅游需要,便于平臺更好提供旅游服務,這些資料能否直接用于金融產品呢?”

依照美圖秀秀蘋果手機客戶端介紹,其合作的貸上錢平臺向用戶提供借款申請的平臺技術服務,不直接向用戶發放貸款、融資等業務,用戶從平臺申請的貸款,均由第三方提供。(注:貸上錢平臺運營方即為云智科技)

同時記者注意到,用戶需要與云智科技、萍鄉市云橋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云橋科技”)、上海騰橋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騰橋技術”)簽訂授權委托協議,例如授權云智科技、云橋科技、騰橋科技及云智科技、云橋科技、騰橋科技指定的第三方直接或間接查看、獲取、儲存授權人使用的通訊服務資料,包括但不限于通訊錄、通話記錄、短信記錄等等。

那么,在無流量不金融的背景下,衍生出多種風險,包括高利、暴力催收等,流量平臺在其中的責任是什么?

有法律人士表示,“流量+金融”可以看作是流量平臺開始逐漸成為金融產品本身的銷售或者導流機構。在該種模式中,需要理清的是金融產品的開發與銷售主體。如果產品開發人為平臺本身,平臺需要對該金融產品本身承擔的責任,對年化利率超過36%、暴力催收等踩紅線情況的監督義務與責任承擔要遠遠大于僅為金融產品銷售導流的行為。如果產品開發人不是平臺本身,平臺在宣傳推廣與引流中是否盡到審慎審查義務就變得尤為必要。

精準有效是流量金融的后半場

除了流量平臺在導流過程中的責任劃分,流量金融的未來也值得關注。

方頌表示,流量金融市場短時間內是一個發展市場,因為很多貸款需求仍沒有得到滿足,不過,流量成本越來越貴,市場快速分化,小型流量平臺的生存空間將被進一步壓縮,尤其是在現金貸等金融產品和金融市場不斷規范的情況下。

陳文認為,經濟和生活的線上化趨勢無可阻擋,也就導致金融機構的線上獲客無可避免。對于很多擁有流量的平臺而言,變現最直接和收益最大的場景往往是金融,因此“流量+金融”的模式在未來只會愈演愈烈,這是商業利益使然。除非監管聯合工商部門密集出臺對于金融廣告的打擊,否則難以抑制。

“對于金融機構而言,流量的導入并不意味著真的能夠成為金融機構的有效客戶,不加甄別的推送客戶的意義并不大,對于金融機構而言更有價值的流量方是能夠幫助它們更為精準地遴選出真正有效的客戶。我們也注意到,有一些流量方其實幫助金融機構進行了風控,部分演化成為變相實行兜底職能的助貸行為,這種就與監管所要求的金融機構不得把核心風控外包相抵觸。”

陳文強調,無論是金融機構采取廣告投放還是流量方主動推送的模式下,不同流量方之間的客戶可能是高度同質化的,對于金融機構而言,也面臨選擇差異化的流量方進行合作,以實現最廣泛地覆蓋有效客戶人群。


相關新聞:

下一篇:沒有了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彩票手机版 兰坪 | 土默特左旗 | 扎囊县 | 舒兰市 | 金秀 | 梁平县 | 明水县 | 桑植县 | 尼勒克县 | 宣恩县 | 洞口县 | 庆云县 | 霍邱县 | 安图县 | 略阳县 | 万宁市 | 北安市 | 溆浦县 | 芒康县 | 文水县 | 青岛市 | 安仁县 | 南充市 | 聂荣县 | 巴青县 | 云南省 | 石棉县 | 华容县 | 浏阳市 | 福鼎市 | 潜山县 | 华坪县 | 嵊泗县 | 五河县 | 游戏 | 本溪 | 吉林市 | 江安县 | 通海县 | 贵南县 | 大宁县 | 柘城县 | 进贤县 | 芜湖市 | 林口县 | 浮梁县 | 时尚 | 灵丘县 | 穆棱市 | 韩城市 | 泰宁县 | 昌吉市 | 贺州市 | 应用必备 | 顺义区 | 修武县 | 申扎县 | 惠水县 | 施秉县 | 綦江县 | 岐山县 | 普安县 | 卢氏县 | 辉南县 | 峨山 | 固阳县 | 定边县 | 宿州市 | 香格里拉县 | 长沙县 | 乌苏市 | 海门市 | 蒲江县 | 吐鲁番市 | 正宁县 | 游戏 | 醴陵市 | 雅江县 | 南丹县 | 泉州市 | 望都县 | 永年县 | 神木县 | 东台市 | 碌曲县 | 类乌齐县 | 元氏县 | 舟山市 | 丹巴县 | 宽城 | 崇州市 | 德江县 | 久治县 | 额敏县 | 太保市 | 宁陕县 | 德格县 | 翁源县 | 济阳县 | 屏边 | 修水县 | 林甸县 | 绿春县 | 永清县 | 定日县 | 四平市 | 南阳市 | 涪陵区 | 广西 | 望都县 | 登封市 | 上林县 | 八宿县 | 理塘县 | 汕尾市 | 雅江县 | 长葛市 | 余姚市 | 天气 | 长泰县 | 沂源县 | 平顺县 | 南木林县 | 龙井市 | 平塘县 | 池州市 | 蓬溪县 | 玛曲县 | 伊宁市 | 阿拉尔市 | 吴堡县 | 东乡族自治县 | 通道 | 沙坪坝区 | 济南市 | 七台河市 | 从江县 | 安义县 | 彰化市 | 高州市 | 天祝 | 新巴尔虎右旗 | 桃园县 | 嫩江县 | 桂阳县 | 井研县 | 平罗县 | 离岛区 | 陇川县 | 洱源县 | 江永县 | 庆安县 | 工布江达县 | 比如县 | 建瓯市 | 克拉玛依市 | 东方市 | 福安市 | 盐边县 | 新宾 | 大化 | 灵武市 | 临漳县 | 长海县 | 巴林右旗 | 兴城市 | 宁海县 | 普兰店市 | 宣武区 | 鸡泽县 | 绥德县 | 镇平县 | 辛集市 | 苍溪县 | 陵川县 | 衡南县 | 阿合奇县 | 长沙市 | 教育 | 曲周县 | 通州市 | 焦作市 | 阳新县 | 临夏市 | 罗甸县 | 沅陵县 | 泰顺县 | 崇文区 | 沙坪坝区 | 张家港市 | 墨脱县 | 沙洋县 | 临安市 | 昌都县 | 九台市 | 岑溪市 | 孟连 | 开化县 | 揭东县 | 吉木乃县 | 寿阳县 | 揭东县 | 田林县 | 成都市 | 壤塘县 | 安塞县 | 柳江县 | 铜鼓县 | 大城县 | 新疆 | 北宁市 | 玉树县 | 民县 | 贡觉县 | 宁晋县 | 磐石市 | 大宁县 | 牙克石市 | 抚远县 | 上栗县 | 巨野县 | 即墨市 | 沧州市 | 昆明市 | 顺昌县 | 闵行区 | 萨嘎县 | 海门市 | 沐川县 | 伊春市 | 普格县 | 龙江县 | 东兴市 | 辽中县 | 东明县 | 桐柏县 | 德安县 | 台州市 | 苏尼特左旗 | 浦东新区 | 平乡县 | 长阳 | 廉江市 | 监利县 | 本溪市 | 黄陵县 | 建宁县 | 本溪 | 青冈县 | 桐柏县 | 石首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