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企業新聞觀察網
版權聲明:

本網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來電或來函!

履新銀監會今日首秀 郭樹清的5個煩惱

2017-03-02 09:37來源:中國企業新聞觀察網作者:chinaenwc點擊:

打印轉發

 今日將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首秀”,業內認為,郭樹清還面臨大金融監管、互金整頓、不良貸處置等難題

  3月1日,銀監會網站正式更新主席一職為郭樹清,個人簡介中顯示,郭樹清2017年2月任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主席、黨委書記。

  據國新辦消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將于3月2日舉行新聞發布會,請銀監會主席郭樹清介紹銀行業支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有關情況,并答記者問。這也將是郭樹清首次以銀監會主席身份公開亮相。

  在離開金融監管領域四年后,61歲的郭樹清又回到了熟悉的金融系統。

  在他“空降”山東之前,郭樹清曾擔任證監會主席。上任初期,他便在資本市場連燒“三把火”——接連推出完善上市公司分紅政策、創業板的退市制度及打擊內幕交易三大措施,在市場造成轟動。

  在嚴打內幕交易方面,郭樹清有句名言:“小偷從菜市場偷一棵白菜,人們都會義憤填膺;但是若有人把手伸進成千上萬股民的錢包,卻常常不會引起人們的重視。這就是內幕交易的實質,也是防范和打擊這種犯罪活動的困難之所在。”

  雖然擔任證監會主席僅有506天,但郭樹清提出的各項制度調整政策達70項,相當于每周推出一個新政,郭樹清也被外界視為“金融改革家”。

  分析認為,新任銀監會主席的擔子決不輕松,在他面前,還面臨著大金融監管、互聯網金融整頓、不良貸款處置等難題。

  全國政協委員、東方資產原總裁梅興保昨日表示,郭樹清是個“老金融”,在地方政府工作過,在建設銀行工作過,還有央行、外匯局、證監會的經歷,他能夠執掌銀監會,業內對他有很大期待。

  郭樹清的5個煩惱

  煩惱1 大金融監管提速,協調監管不留死角

  隨著郭樹清就任銀監會主席,以及其他金融監管機構的人事調整,今年的大金融協調監管將有所作為。

  2月28日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五次會議上,習近平強調,防控金融風險,要加快建立監管協調機制,加強宏觀審慎監管,強化統籌協調能力,防范和化解系統性風險。其中,“加快”建立意味著今年將有所作為。

  業內也對于新的銀監會主席郭樹清寄予厚望,相信他對于監管機制的協調推進會有非常好的意見和作為。

  “實際上,監管協調機制在去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就提出來了,但是,去年尚未完成。今年將加快建立金融監管協調機制。我認為,這是今年金融改革的第一位。”全國政協委員、東方資產原總裁梅興保表示,相信今年隨著新主席的到位以及新的職能調整,今年的金融監管協調機制一定會有調整。有的職能部門會裁撤或歸并,甚至放到地方,當然,也會新設立一些部門。

  近年來,互聯網金融等新業態的出現,讓監管出現了一些死角。“未來,協調監管一定會不留下死角,不留下漏洞,監管全覆蓋。”梅興保說,比如,最近“一行三會”正起草規范金融機構資管業務意見,提出打破剛性兌付、限制非標資產投資、統一杠桿要求、消除多層嵌套等新規。這就是大金融監管的嘗試。

  煩惱2 商業銀行不良資產壓力不容忽視

  全國政協委員、東方資產原總裁梅興保表示,最近三四年不良資產不斷攀升,不過,去年第四季度的不良貸款無論是增長額度還是幅度均降下來,初步企穩。這說明去產能初顯成效,出現了企穩的情況。能否一直穩定下來目前還不好說,至少現在來看,出現這一跡象是好事情。

  近日,銀監會發布2016年四季度數據顯示,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連續增長14個季度之后首次出現下降。其中,2016年四季度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余額15123億元,較上季末增加183億元;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1.74%,比上季末下降0.02個百分點。在不良率下降的同時,商業銀行利潤增速有所回升。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報告認為,2017年商業銀行資產質量下行壓力仍不容忽視。其中,小微企業和產能過剩行業仍將是不良貸款主要增長點,中小房企融資風險和部分地方政府債務的潛在風險也應引起關注。

  去年年底,一位銀行業人士向新京報記者表達了類似的看法。“從整個實體經濟狀況以及關注類貸款規模看,還沒有看到不良率出現拐點的跡象。”上述業內人士表示,未來不良率上升狀況將會持續一年甚至更久一些,“不同地區可能存在一定差異。”

  不良資產的處置也將成為郭樹清未來的挑戰之一。

  “銀監會接下來面臨比較重要的可能是不良貸款的問題,”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教授宋瑋認為,目前對于處置不良資產已經提出很多思路,包括債轉股、投貸聯動、不良貸款的資產證券化等。“郭樹清履新后,可能在這塊需要繼續往前推進。”

  梅興保認為,1.74%的不良率,實際上還是健康的范圍。現在處理不良資產的機構已經市場化了。一方面,銀監會允許民營資本進入不良資產處置,另一方面,鼓勵銀行自己處置不良資產。郭樹清上任后,預計會加速不良資產處置的市場化。

  煩惱3 互金整治不能“卡太死”,也不能坐視不管

  近些年來,我國互聯網金融的各種模式和業態迅速生根發芽,一些問題和風險也集中爆發。特別是在P2P網貸領域,跑路、停業、提現困難等問題時常發生,不少投資者陷入“理財陷阱”。

  隨著行業競爭加劇和監管收緊,P2P網貸平臺迎來大“洗牌”。根據網貸之家的最新數據,僅在2017年2月份,就有53家網貸平臺爆出問題,其中停業或轉型的平臺占據大半。

  “互聯網金融監管肯定是一個重點”,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教授宋瑋表示,之前P2P平臺出問題的事件比較多,而現在P2P平臺又歸口在銀監會的普惠金融部,包括網貸在內的互聯網金融也是郭樹清履新后監管可能會繼續著力的點。

  針對P2P領域集中爆發的一些風險,銀監會去年聯合三部委發布《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引導網貸平臺回歸“信息中介、小額分散、服務實體及普惠金融”的本質。其后,又有關于網貸機構資金存管方面的細則公布。

  值得注意的是,在網貸監管領域,各部委近兩年來針對熱點問題也出臺一些文件。2016年,有大學生因在多網貸平臺借貸無力償還,最終選擇輕生。去年4月份,銀監會聯合教育部發布通知,要求加強校園不良網絡借貸平臺的監管和整治。

  除了P2P網貸,第三方支付、消費金融等領域也不斷爆出監管的灰色地帶。宋瑋認為,包括銀行業之外的大數據金融、P2P、眾籌等典型的互聯網形態,以及未來銀行業自身的互聯網化,都需要進一步出臺規范和標準。

  “互聯網金融監管在國際上也有很多方面是空白,我國互聯網金融做得比較超前,電商規模大,受眾廣,這些方面的監管可能需要開創型的標準制定、風險點識別。”宋瑋認為,監管既不能卡得太死,也不能坐視不管,既要把普惠金融做活,也要思考怎么保證普通受眾的利益。

  煩惱4 配合樓市調控,控制房貸數量比例

  2016年前三季度,隨著房產市場的火熱,房貸投放異軍突起。據央行發布的2016年前三季度數據顯示,前三季度個人住房貸款增加3.63萬億元,同比多增1.8萬億元。

  據媒體報道,2008年以來,房貸大部分時間維持在1000億-2000億元的月度規模,即使在2009年“四萬億刺激計劃”時,月度房貸最高也僅僅沖至3433億元;去年9月,房貸規模達到5741億元。

  而在9月底、10月初,多個省市陸續出臺包括信貸政策在內的調控政策,房產市場火爆局面遇冷。

  央行的數據印證了樓市的變化。據央行2016年四季度發布的數據顯示,從人民幣貸款部門分布看,住戶貸款增長較快,主要是個人住房貸款增加較多。個人住房貸款比年初增加4.8萬億元,同比多增2.3萬億元,但增速從高位開始放緩,年末為36.7%,比11月末低0.1個百分點,為近20個月以來首次放緩。

  今年以來,不少省市降低通過首套房利率的折扣繼續調控市場,2017年房貸調控仍然將是重要的主題之一。

  “郭樹清履新銀監會后,還要面臨如何配合房地產市場調控的問題。”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教授宋瑋表示,從監管層上看,信貸政策也是整個房地產調控政策的一部分,需要房地產稅、土地供給等因素來綜合考慮,“房貸政策也是接下來需要配合進行調整的一個方面。”

  “事實上,房地產的信貸令人擔憂。在去年新增的信貸中,新增的房地產信貸占比一半,高達45%。明顯擠占了其他實體經濟的額度,間接拉動了融資成本的上升。”梅興保表示,相信郭樹清一定會認真研究和制定新的房地產信貸政策,使房地產占有的規模占到應有的水平。

  民生銀行研究院院長黃劍輝表示,一線城市房產市場存在一定的泡沫,郭樹清任職后,銀監會會加強對房產市場的監管提示。

  “會對商業銀行房貸比例提出要求、加強窗口指導、風險提示等,”黃劍輝認為,未來在整個信貸結構中,銀監會會注重控制房貸的數量和比例,以免形成系統性的風險。

  煩惱5 金融服務實體經濟需要新機制

  宋瑋表示,現在實體經濟下滑,銀行業怎么更好服務實體經濟,監管應該會有動作,推動銀行業更好服務實體經濟、創新創業。

  通過2017年銀監會工作報告與2016年對比,可以發現,2016年提出的說法是“全力以赴提升服務實體經濟的效率”,2017年的用詞則變化為“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切實提升服務實體經濟的質效。”

  由“全力以赴”變為“切實”,由“效率”變為“質效”,對銀行業風控、合規要求更高。

  同時,2017年銀監會工作報告開篇即提到了“努力實現涉農信貸投放持續增長,農村基礎金融服務覆蓋面持續擴大。”而長久以來,農村金融因為投入大,效益少一直處在邊緣位置。

  此外,去年提到的“銀行資金向轉型中的傳統產業和企業傾斜。”從文本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實施差異化信貸政策,有保有壓”,報告要求對于“僵尸企業”,要實現市場出清。此外,“僵尸企業”也不得作為市場化債轉股對象。這對地方銀行的壞賬考核帶來挑戰。

  東方資產原總裁梅興保認為,金融如何服務實體經濟要有新的機制。2月28日,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召開第十五次會議,特別提到了金融業要為實體經濟服務。房地產與此密切相關,涉及為實體經濟服務和防范風險的雙重問題。

  去年11月,銀監會向16個房價上漲過快城市的銀監局下發了《關于開展銀行業金融機構房地產相關業務專項檢查的緊急通知》,擬對上述16個熱點城市銀行業金融機構進行專項檢查。

  【人物】

  422米,郭樹清從證監會到銀監會

  從北京西城區金融大街19號的證監會到北京市西城區金融大街甲15號銀監會,步行422米的路程,郭樹清歷時4年抵達。

  2月24日上午,銀監會召開處級以上干部會議。中組部副部長等人士赴銀監會宣布了人事任命。參會人士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在會議開始后,郭樹清開場便說“將不負重托”。

  兩次接棒尚福林

  2月23日,新京報記者從山東省委省政府人士和銀監會內部人士處獲悉,郭樹清于當晚7:33分乘G148次高鐵從濟南奔赴北京。知情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郭樹清是跟其他乘客一起,并非傳言中的“包了整個車廂”。

  一路上,郭樹清“不擺架子,就跟普通人一樣,和藹”,上述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

  “中途下車的時候,還跟郭樹清打了招呼,也握了手。”另一位接近此次行程的人透露。到北京南站后,郭樹清還讓車廂里的“其他乘客先下。”

  此時,距離郭樹清卸任證監會主席、履職山東省省長已經過了4年。

  2月24日早上,郭樹清步入銀監會,尚福林出門迎接。此前,正是郭樹清從尚福林手中接過了證監會的“大印”,推出了創業板退市等新政,影響深遠。

  學者型官員,善處理“疑難雜癥”

  在大多數媒體眼中,長相清秀帥氣的郭樹清算是一個“學者型官員”。

  郭樹清在四子王旗紅格爾公社插過隊,受益于1977年恢復高考,考上了南開大學。畢業后,郭樹清到了中國社科院攻讀研究生。

  雖然一開始主攻哲學和馬列主義,但進入國務院宏觀經濟管理部門工作后,郭樹清逐步顯露了他在經濟治理方面的才能,歷任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中國建設銀行董事長、證監會主席等要職。

  他的“學者型官員”的稱號來自于他在經濟學的成就——郭樹清曾兩度獲得 “孫冶方經濟學獎”(這個獎項堪比經濟學界的“奧斯卡”)。在其擔任建行董事長期間,郭樹清對中國經濟發展模式的風險和轉型方向多有論述,以至于執掌證監會后,有人買來其著作,期望能看到新主席關于改革的“蛛絲馬跡”。

  多位熟悉郭樹清的人士都評價其低調平和。

  北師大教授鐘偉稱,有一次開會,會場比較小,郭樹清沒有往第一排坐,而是“很自然地坐在最后一排”。郭樹清跟學者交往時,發言神色溫和,講起話來條理清楚、言語簡潔明了。

  山東省委省政府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員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郭樹清給人的印象是“務實沒架子、但知識面寬,處理疑難雜癥駕馭復雜局面能力強,知識儲備豐富,工作能力超強。”

  山東四年,大刀闊斧金改

  “來到山東工作,我就是山東人,我將夙夜在公、盡心竭力。”四年前的2013年3月,初到齊魯大地時,郭樹清講了這番話。

  在山東四年間,長期在金融系統任職的郭樹清最被人津津樂道的就是他對山東金融領域大刀闊斧的改革。

  2013年8月7日,郭樹清擔任山東省省長不足5個月。在他的主導下,山東省政府印發《關于加快全省金融改革發展的若干意見》,被業界解讀為“山東金改22條”。“山東金改22條”也被業內視為“郭樹清山東金改”的開端。

  另據媒體報道,在山東省長任職期間,郭樹清幾乎見遍了所有金融監管機構和系統性重要機構的領導。

  據不完全統計,他在山東會見過證監會主席劉士余、證監會副主席趙爭平、央行副行長潘功勝、央行副行長陳雨露、銀監會副主席閻慶民等監管機構高層,還有四大行董事長、浦發董事長、光大集團董事長、包括上交所深交所在內的各大交易所一把手等機構領導。

  此外,山東主政期間,一向儒雅的郭樹清給官員們劃出了多條“紅線”。據山東省人民政府官網,郭樹清多次在公開場合提及官員的反腐問題。今年2月6日,郭樹清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強調,要堅決開正門、堵旁門、關后門,消除權力運行灰色地帶,破除各種形式“潛規則”。

  山東金融系統反腐、改革亦成為了他工作的重點之一。

  山東省委省政府相關人士透露,最近四年來山東金融業快速發展,實體企業悄然轉型,這是郭樹清在山東留下的印記。

  “郭氏新政”中股市下跌7.7%

  2011年10月,郭樹清接替尚福林出任證監會主席,任職不過17個月,是中國證監會史上任職時間最短的主席。但其開明的改革派形象讓人印象深刻。

  根據統計,郭樹清任職證監會期間,證監會發布通知、規則70條,相當于每周1條。不過,“郭氏新政”期間,中國股市指數下跌了7.7%,市場上因此不乏對他的批評聲。

  如今履新銀監會,在業內人士看來,擺在郭樹清面前的“擔子”仍然不小。“銀行也走出了‘黃金十年’,一方面實體經濟不景氣導致不良(貸款)率高企,又碰到互聯網金融的沖擊,這是擺在郭樹清面前的一道難題。”有業內人士分析。

  “只是誰想得罪人?很期待有膽識的郭樹清有效刺破泡沫。”有報道援引地方資管公司人士稱。

  在媒體看來,最大的懸念在于,此前擁有央行、證監會背景的郭樹清主政銀監會,會否加速一行三會“合并”的步伐。這或許會在“郭氏新政”的“第二季”揭曉答案。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彩票手机版 湖南省 | 抚顺市 | 兰考县 | 沾益县 | 岳普湖县 | 正定县 | 长兴县 | 金湖县 | 涿州市 | 罗田县 | 团风县 | 辽宁省 | 萨嘎县 | 大庆市 | 裕民县 | 沈阳市 | 原阳县 | 醴陵市 | 长武县 | 秦皇岛市 | 淳安县 | 苍梧县 | 禄丰县 | 射洪县 | 望江县 | 门源 | 康平县 | 南开区 | 南投县 | 宁乡县 | 贞丰县 | 石城县 | 荥经县 | 酒泉市 | 社会 | 阿合奇县 | 大理市 | 阜城县 | 西吉县 | 德令哈市 | 平乐县 | 贺州市 | 腾冲县 | 津市市 | 开化县 | 边坝县 | 沂南县 | 东城区 | 东兴市 | 加查县 | 高邑县 | 沭阳县 | 阳东县 | 浪卡子县 | 永顺县 | 连平县 | 西乌 | 黑龙江省 | 彭水 | 姜堰市 | 双城市 | 金川县 | 宁安市 | 美姑县 | 太原市 | 连平县 | 乐都县 | 张北县 | 汤原县 | 肥西县 | 上高县 | 尉氏县 | 岳西县 | 朝阳市 | 石河子市 | 凤凰县 | 金乡县 | 郴州市 | 调兵山市 | 渭源县 | 金乡县 | 正镶白旗 | 营山县 | 景谷 | 佛教 | 自治县 | 定南县 | 登封市 | 兴国县 | 盘锦市 | 商都县 | 鄂伦春自治旗 | 新巴尔虎右旗 | 囊谦县 | 南澳县 | 调兵山市 | 开阳县 | 沈丘县 | 阳高县 | 汝南县 | 连山 | 石林 | 福贡县 | 阜新市 | 常熟市 | 平阴县 | 通山县 | 保康县 | 石门县 | 樟树市 | 河北省 | 华宁县 | 全南县 | 海原县 | 宁津县 | 永清县 | 濮阳市 | 麻栗坡县 | 阿拉善左旗 | 武胜县 | 都兰县 | 山东 | 运城市 | 天全县 | 柯坪县 | 会东县 | 新兴县 | 大埔区 | 沾益县 | 余干县 | 巴里 | 宝坻区 | 河北省 | 邵阳市 | 车险 | 扎兰屯市 | 唐河县 | 凤冈县 | 东乡 | 岢岚县 | 德兴市 | 崇义县 | 绥棱县 | 库伦旗 | 东山县 | 太谷县 | 平顺县 | 安国市 | 贺兰县 | 临湘市 | 通道 | 苏尼特右旗 | 共和县 | 闵行区 | 临朐县 | 宽城 | 托里县 | 舒兰市 | 靖江市 | 东海县 | 巴林右旗 | 辽宁省 | 平陆县 | 宁蒗 | 株洲县 | 仪征市 | 康乐县 | 阜宁县 | 普格县 | 武川县 | 隆回县 | 定结县 | 化德县 | 大丰市 | 临高县 | 天长市 | 遂昌县 | 响水县 | 巨鹿县 | 贡山 | 泸定县 | 钦州市 | 漠河县 | 台东市 | 恩平市 | 旅游 | 海阳市 | 大石桥市 | 富民县 | 桐乡市 | 冷水江市 | 陇西县 | 兴隆县 | 怀宁县 | 建宁县 | 南平市 | 微山县 | 铁力市 | 凤山市 | 青神县 | 扶沟县 | 库尔勒市 | 永顺县 | 兴化市 | 彭阳县 | 宁波市 | 丰都县 | 高平市 | 阳信县 | 富民县 | 弥渡县 | 苏尼特左旗 | 余庆县 | 马尔康县 | 天水市 | 涿鹿县 | 岫岩 | 邹城市 | 江都市 | 图木舒克市 | 博湖县 | 靖江市 | 彭州市 | 灵丘县 | 济阳县 | 桑植县 | 镇远县 | 溧水县 | 桐梓县 | 蓝田县 | 盐源县 | 罗甸县 | 岑溪市 | 寿光市 | 公主岭市 | 乌兰浩特市 | 浠水县 | 将乐县 | 新宾 | 肥城市 | 深州市 | 潼南县 | 库车县 | 榆社县 | 英山县 | 富顺县 | 威信县 | 谢通门县 | 读书 | 攀枝花市 | 怀集县 | 湖南省 | 抚顺市 | 兰考县 | 沾益县 | 岳普湖县 | 正定县 | 长兴县 | 金湖县 | 涿州市 | 罗田县 | 团风县 | 辽宁省 | 萨嘎县 | 大庆市 | 裕民县 | 沈阳市 | 原阳县 | 醴陵市 | 长武县 | 秦皇岛市 | 淳安县 | 苍梧县 | 禄丰县 | 射洪县 | 望江县 | 门源 | 康平县 | 南开区 | 南投县 | 宁乡县 | 贞丰县 | 石城县 | 荥经县 | 酒泉市 | 社会 | 阿合奇县 | 大理市 | 阜城县 | 西吉县 | 德令哈市 | 平乐县 | 贺州市 | 腾冲县 | 津市市 | 开化县 | 边坝县 | 沂南县 | 东城区 | 东兴市 | 加查县 | 高邑县 | 沭阳县 | 阳东县 | 浪卡子县 | 永顺县 | 连平县 | 西乌 | 黑龙江省 | 彭水 | 姜堰市 | 双城市 | 金川县 | 宁安市 | 美姑县 | 太原市 | 连平县 | 乐都县 | 张北县 | 汤原县 | 肥西县 | 上高县 | 尉氏县 | 岳西县 | 朝阳市 | 石河子市 | 凤凰县 | 金乡县 | 郴州市 | 调兵山市 | 渭源县 | 金乡县 | 正镶白旗 | 营山县 | 景谷 | 佛教 | 自治县 | 定南县 | 登封市 | 兴国县 | 盘锦市 | 商都县 | 鄂伦春自治旗 | 新巴尔虎右旗 | 囊谦县 | 南澳县 | 调兵山市 | 开阳县 | 沈丘县 | 阳高县 | 汝南县 | 连山 | 石林 | 福贡县 | 阜新市 | 常熟市 | 平阴县 | 通山县 | 保康县 | 石门县 | 樟树市 | 河北省 | 华宁县 | 全南县 | 海原县 | 宁津县 | 永清县 | 濮阳市 | 麻栗坡县 | 阿拉善左旗 | 武胜县 | 都兰县 | 山东 | 运城市 | 天全县 | 柯坪县 | 会东县 | 新兴县 | 大埔区 | 沾益县 | 余干县 | 巴里 | 宝坻区 | 河北省 | 邵阳市 | 车险 | 扎兰屯市 | 唐河县 | 凤冈县 | 东乡 | 岢岚县 | 德兴市 | 崇义县 | 绥棱县 | 库伦旗 | 东山县 | 太谷县 | 平顺县 | 安国市 | 贺兰县 | 临湘市 | 通道 | 苏尼特右旗 | 共和县 | 闵行区 | 临朐县 | 宽城 | 托里县 | 舒兰市 | 靖江市 | 东海县 | 巴林右旗 | 辽宁省 | 平陆县 | 宁蒗 | 株洲县 | 仪征市 | 康乐县 | 阜宁县 | 普格县 | 武川县 | 隆回县 | 定结县 | 化德县 | 大丰市 | 临高县 | 天长市 | 遂昌县 | 响水县 | 巨鹿县 | 贡山 | 泸定县 | 钦州市 | 漠河县 | 台东市 | 恩平市 | 旅游 | 海阳市 | 大石桥市 | 富民县 | 桐乡市 | 冷水江市 | 陇西县 | 兴隆县 | 怀宁县 | 建宁县 | 南平市 | 微山县 | 铁力市 | 凤山市 | 青神县 | 扶沟县 | 库尔勒市 | 永顺县 | 兴化市 | 彭阳县 | 宁波市 | 丰都县 | 高平市 | 阳信县 | 富民县 | 弥渡县 | 苏尼特左旗 | 余庆县 | 马尔康县 | 天水市 | 涿鹿县 | 岫岩 | 邹城市 | 江都市 | 图木舒克市 | 博湖县 | 靖江市 | 彭州市 | 灵丘县 | 济阳县 | 桑植县 | 镇远县 | 溧水县 | 桐梓县 | 蓝田县 | 盐源县 | 罗甸县 | 岑溪市 | 寿光市 | 公主岭市 | 乌兰浩特市 | 浠水县 | 将乐县 | 新宾 | 肥城市 | 深州市 | 潼南县 | 库车县 | 榆社县 | 英山县 | 富顺县 | 威信县 | 谢通门县 | 读书 | 攀枝花市 | 怀集县 |